许渊冲把《静夜思》中“床前明月光”的“床”翻译成英文的“abed”。但是从语义场视角来考察唐代“床”语义场义位和现代英语“bed”语义场义位,发现这种译文远离原文,并提出了加注该进方案,共探讨。



0 引论
A Tranquil Night 《静夜思》
  Abed, I see a silver light, 床前明月光
  I wonder if it’s frost aground. 疑是地上霜
  Looking up, I find the moon bright; 举头望明月
  Bowing, in homesickness I"m drowned. 低头思故乡
  (许渊冲) (李白)

以上两个文本文字都比较简单易懂,因此有人会觉得本文不值得论述。但是,如果我们借助语义场义位分析法就会发现,译文远离原文,译文需要改动。

1.语义场
现代语义学研究中采用了“场”这个术语。把“场”理论引进语言学的, 是德国和瑞士的一些结构主义学者。“场”原是物理原术语, 是物质存在的一种基本形态。实物之间的相互作用依靠有关的场来实现。“场”理论研究的是事物或现象之间的相互关系, 有某种关系的事物或现象必然或可能聚集在同一个“场”内。传统语义学关于词义的“聚合关系”和“组合关系”研究成果为“语义场”理论奠定了基础。20 世纪30 年代, 德国学者特里尔(J . Trier) 提出, 逻辑学中的“概念场”在语言学中相应的是“词场”。特里尔认为, 在一个语义场的范围内, 各个词之间是相互联系的, 每个词的意义取决于这个语义场内与之相邻的诸词的意义。在语义场内, 词才获得单义性,在言语里才能被人理解。他把语言的意义看作系统, 开始了对语义的系统研究。[贾彦德.1999:8] 对语义学研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然而,对语言分析后,研究者在怎样确定和划分一种语言的语义场的问题上,见解不同。尤其是涉及到语言间语义场的问题时,更是见解不一。我们认为,对于语言间语义场的研究重点不应该放在相同概念下的不同切分,而应该把重点放在相同概念下切分后的不同,也就是说:重点一开始时不应该放在一个很大的语义场,而应该置于较小的语义场,或者说底层场,然后汇底层场研究小溪成较大语义场研究大河最后集成整个语言语义场研究之海洋。

在这种理论概念的指引下,我们抽取家具语义场中“床”这一底层场来分析。

2 唐代汉语“床”语义场
翻译是涉及两种语言间转化的活动,因此,没有原文也就没有译文。所以,原文高于译文,分析原文为先。下面,首先分析在唐代床这一底层场的义位。

《静夜诗》中的“床”在唐代不同于现代汉语中床,从各家的争议来看,有以下3个义位:卧具、坐具和井口属件,并均有文本为佐(佐证文本略)。卧具指睡床;坐具指凳[刘国成.1984]或胡床[沈光春.1994];井口属件指井床或辘轳架[朱鉴珉.1989]。

3 现代英语“bed”语义场
许渊冲把“床”译成了副词abed。虽然译文改变了词性,但还是由名词bed演变而来,故,将其还原为bed来论述。

据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对bed的释意,可以得出现代英语中bed有2个义位:一、卧具;二:面。卧具指通常意义的床(a piece of furniture for sleeping on);面指形成某物基础或底部的面(a surface that forms the base or bottom of something : the bed of a river . 如 :the seabed)。

4 讨论
由上面的论述可见,也就是说许的译文并不忠实原文,而且还原理原文。现代英语中bed语义场没有唐代床语义场涵盖的义位多。相比之下,现代英语中只有2个义位,而唐代床语义场有3个义位。如果在较大语义场家具场下来看,很明显,现代英语bed语义场中“面”这义位不在家具场内,唐代床语义场则多出了“井口属件”这一义位,所以现代英语bed语义场中只有唐代床语义场卧具这一义位。如表:
床语义场义位比较
唐代床语义场义位 现代英语bed语义场义位 备注
卧具 卧具 家具
坐具 家具
井口属件 非家具
面 非家具
注:空白表格为空义位。

那么,在英译过程中,如果译文把“床”译为bed,从上述表格可以明显看出,原文文本中唐代床语义场并没有体现出来——尽管对原文床的解读也莫衷一是,然而只是对床语义场内义位遴选的不同,而不是义位有无或新增义位,即发现了新的义位,如增加“面”或其他义位——而是具体化为卧具,也就是说,原文中的义位没有在译文中充分展现,原文中语义叠加在译文中被简单化,原文中义位多杂在译文中被约减。如果回译的话,虽然仍然把bed译成床,但是其义却发生了质的变化。如果从目的语读者的反映角度来看,通过译文,目的语读者只能提取“卧具”这一义位,从而形成原文就是说的卧具“床”而没有其他概念,故此,原文的信息量大为减少而被误读。这不是读者的错,因为原文就有问题。那么,在翻译过程中怎样处理类似的问题?

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译文中功能对等的语词。如果找不到的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借用古诗词注析中所采用的注析的方式,即在译文后加注,说明该处在原文中的真实情况,如:床,旧注多作睡卧之床解,其实床亦有井栏之意。[耿建华. 1996:154](该注释也欠妥当。)当然,加了这样多、这样长的注释是否会影响译文读者对该诗的欣赏,则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内,应另行文论述。

综上所述,我们从分析唐代“床”语义场和当代英语“bed”语义场这2个共时语义场的义位的视角来探讨原语言中尚未定论的文本[文字]给翻译成目的语带来了的困难,并初步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在对限于篇幅并未对为什么形成这些义位和为什么采用这些义位未作论述。

参考文献:
贾彦德. 汉语语义学[M ].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8.
耿建华. 唐宋诗词精华-诗卷[M]. 济南:黄河出版社,1996.11.
刘国成.“床”字小议. 语文月刊[J]. 1984(11).
沈光春.“床前明月光”中的“床”究竟为何物. 语文学习[J]. 1994(2).
胥洪泉. 李白《静夜思》研究综述. 重庆社会科学[J]. 2005.7.
朱鉴珉. 床•井栏•辘轳架.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J]. 1989(5).
朱炯远. 唐诗三百首译注评[M] . 沈阳:辽海出版社,1997.


注:
1. 因许译文网上有很多,故没有注出处。
2. 文中引用的《静夜思》是目前最常见最流行的版本。



Copyright ProZ.com, 1999-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ProZ.com - https://glg.proz.com/translation-articles
“床前明月光”中“床”的英译问题——语义场理论看许渊冲《静夜思》的英译问题
https://glg.proz.com/translation-articles/articles/2029/1/%E2%80%9C%E5%BA%8A%E5%89%8D%E6%98%8E%E6%9C%88%E5%85%89%E2%80%9D%E4%B8%AD%E2%80%9C%E5%BA%8A%E2%80%9D%E7%9A%84%E8%8B%B1%E8%AF%91%E9%97%AE%E9%A2%98%E2%80%94%E2%80%94%E8%AF%AD%E4%B9%89%E5%9C%BA%E7%90%86%E8%AE%BA%E7%9C%8B%E8%AE%B8%E6%B8%8A%E5%86%B2%E3%80%8A%E9%9D%99%E5%A4%9C%E6%80%9D%E3%80%8B%E7%9A%84%E8%8B%B1%E8%AF%91%E9%97%AE%E9%A2%98
Author: chinesetrans
Netherlands
Chinese to English translator
http://proz.com/pro/108333 
By chinesetrans
Published on 09/28/2008
X
Sign in to your ProZ.com account...
Username:
Password:




Your current localization setting

Galician

Select a language

All of ProZ.com
  • All of ProZ.com
  • Procura de termos
  • Traballos
  • Foros
  • Multiple search